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又轉過去 別處 想有一個空間寫寫甚麼, 分享甚麼 也許會遇到一些有緣人 所以叫作 "不是有話不說" 也是很喜歡一首歌詞 tizzy bac 的 sideshow bob 別誤會, 我阿還是個娃娃兵 不然今天就不會回來了
More
我又轉過去 別處
想有一個空間寫寫甚麼, 分享甚麼
也許會遇到一些有緣人
所以叫作 "不是有話不說"
也是很喜歡一首歌詞
tizzy bac 的 sideshow bob

別誤會, 我阿還是個娃娃兵
不然今天就不會回來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好久沒有來這裡了 貪新鮮又不捨舊的到處開了一個又一個地盤 每次打一篇都要再PO幾次 還在擔心甚麼嘛... 傻仔!! 這兒例外 畢竟當初不是因為界面而來 是為Waa而來的...只為了可以容易看和留言
More
好久沒有來這裡了
貪新鮮又不捨舊的到處開了一個又一個地盤
每次打一篇都要再PO幾次
還在擔心甚麼嘛...
傻仔!!


這兒例外
畢竟當初不是因為界面而來
是為Waa而來的...只為了可以容易看和留言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還是管好自己的XANGA好了... http://mortalcutter.xanga.com/
More
我還是管好自己的XANGA好了... http://mortalcutter.xanga.com/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是夢 清晨才睡,不到四小時,瑪烈達醒了。不過是夢,一個悲傷得讓激動到醒,醒了以後,仍然想哭的夢。 裡面有一個正是瑪烈達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人。他該覺得高興,為何只感到心痛,夢中來不及哭,所以就留給夢外的世界。痛是真的,之後的淚也是真的,唯一不真實的是那情節。 那兩個人在草地上走,要走到一個場館,有個人在那 ...
More
是夢 清晨才睡,不到四小時,瑪烈達醒了。不過是夢,一個悲傷得讓激動到醒,醒了以後,仍然想哭的夢。 裡面有一個正是瑪烈達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人。他該覺得高興,為何只感到心痛,夢中來不及哭,所以就留給夢外的世界。痛是真的,之後的淚也是真的,唯一不真實的是那情節。 那兩個人在草地上走,要走到一個場館,有個人在那邊負責帶給人歡樂,私下再難過,踏出去便得放下一切不應該有的情緒,所謂專業。眼看他無力得要倒下去,另一個就人輕輕的挽著他,默默地,也不敢直視,因為被看到軟弱的一面是他所不能接受的。走著走著,瑪烈達挽過去的手,感覺有溫熱的水滴在上面,一滴兩滴,便停了。 好像知道甚麼,又不肯定是甚麼。 他心內的人不是瑪烈達,瑪烈達還是可以支持他走過一段路。不是小白菊,不可能是小白菊的瑪烈達,至少我可以是送他小白菊的那個,說得堅定。 然後他站定,收起自我,踏出去,帶著他的小白菊手環。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好人壞人 母親說過,如果想找好人,就要先把壞人找出來,因為壞人的身邊總是會吸引很多好人。導致瑪烈達常常陷於兩難。當遇到好人,會不會附近就有壞人;當遇到壞人,還要不要走過去。世界怎麼這樣複雜。 又長了點,瑪烈達問母親。為甚麼好人非得要在壞人身邊找呢?簡單一點,直接找好人出來,就可以避開壞人。一定可以的,一定有不用拿壞人才能找出好 ...
More
好人壞人 母親說過,如果想找好人,就要先把壞人找出來,因為壞人的身邊總是會吸引很多好人。導致瑪烈達常常陷於兩難。當遇到好人,會不會附近就有壞人;當遇到壞人,還要不要走過去。世界怎麼這樣複雜。 又長了點,瑪烈達問母親。為甚麼好人非得要在壞人身邊找呢?簡單一點,直接找好人出來,就可以避開壞人。一定可以的,一定有不用拿壞人才能找出好人的方法。 後來才知道,母親說給他聽的,是個童話故事,重點不是如何找好人和壞人。 只有童話中的世界,才有好壞之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討好 托地產經紀找了一幢獨立房子,後園用來種小白菊,分好時區,這樣每天都有鮮的小白菊可以摘下來。自己種就不用限定時間去買了,百圖就可以每天都收到小白菊,收到小白菊百圖的嘴角就會微微上揚。瑪烈達這才知道,開心原來很簡單,只要肯,肯去討好。 瑪烈達知道世上有小白菊,一直覺得小白菊很俗氣、欠缺個性,到處都可以見到。跟小白菊有交集,怎麼可能,不會有 ...
More
討好 托地產經紀找了一幢獨立房子,後園用來種小白菊,分好時區,這樣每天都有鮮的小白菊可以摘下來。自己種就不用限定時間去買了,百圖就可以每天都收到小白菊,收到小白菊百圖的嘴角就會微微上揚。瑪烈達這才知道,開心原來很簡單,只要肯,肯去討好。 瑪烈達知道世上有小白菊,一直覺得小白菊很俗氣、欠缺個性,到處都可以見到。跟小白菊有交集,怎麼可能,不會有那一天的,三十年來都這樣覺得。瑪烈達並不是覺得自己很特別,但應該不會普通到要跟小白菊相交的程度。 直到百圖的小白菊出現,小白菊換一個身份。作為瑪烈達和百圖之間的連繫,小白菊是也是用來討好的手段,百圖慢慢習慣每天收到瑪烈達送的。可喜又可悲的是討好是唯一的圖徑,讓瑪烈達的圓圈向百圖的圓圈靠近。 瑪烈達、小白菊跟百圖這三者,由討好連起,設定了施者受者工具的角色分配。卻沒想到,後來瑪烈達被小白菊討好,逕自欣賞起來。如此的轉變,是一個圓圈靠近另一個圓圈的里程碑。 討好就到這兒,故事其他的發展就與其沒有關係。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痛 又一夜, 瑪烈達被疼痛喚醒。 這是第二次,半年前第一次痛醒之後,去看醫生。 醫生問他那兒痛,他一時說頭, 一時又覺得是肩,到處都是,到處都不是;醫生還是和藹的問他要問的。如果將痛分十級,有多少?一到十,他說都有;醫生再細心的檢查,望聞問切,還是沒有得出令人滿意的結果。 所謂令人滿意的結果,就是找出痛的原因。因為沒有找出來的 ...
More
痛 又一夜, 瑪烈達被疼痛喚醒。 這是第二次,半年前第一次痛醒之後,去看醫生。 醫生問他那兒痛,他一時說頭, 一時又覺得是肩,到處都是,到處都不是;醫生還是和藹的問他要問的。如果將痛分十級,有多少?一到十,他說都有;醫生再細心的檢查,望聞問切,還是沒有得出令人滿意的結果。 所謂令人滿意的結果,就是找出痛的原因。因為沒有找出來的話,醫生會和藹的寫轉介信,讓瑪烈達去看精神科。信,之後寫了好多次。瑪烈達在那之後痛了很多次,找了醫生,寫了轉介信。怎可能是精神病? 可是,瑪烈達你的痛,那麼痛,實實在在。 可是,沒有証明的痛,是不成立的痛:只有呻吟甚至使身體扭曲的痛,其實憑何言痛。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主題 真真正正,一個人走出去,不是想鍛鍊自己獨處的能力。這點我很有自信,平常我就是一個人去做想做的事,阿悶只會站在遠處看我,但很不會過來打我主意,我跟它好像不投緣。 由上年十一月開始,情緒一直高漲,到二月又是另一波,我得承認都跟追星[1]有關,使我得以將那些沒有被解決掉的傷痛遺忘,讓我覺得那些致命的打擊不再存在,讓我以為 ...
More
主題 真真正正,一個人走出去,不是想鍛鍊自己獨處的能力。這點我很有自信,平常我就是一個人去做想做的事,阿悶只會站在遠處看我,但很不會過來打我主意,我跟它好像不投緣。 由上年十一月開始,情緒一直高漲,到二月又是另一波,我得承認都跟追星[1]有關,使我得以將那些沒有被解決掉的傷痛遺忘,讓我覺得那些致命的打擊不再存在,讓我以為有些事真的可以忘掉,所以覺得自己變快樂了。快樂的週期長度參差不一,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當然也會有意料之外的長度,不過實在太少。一旦走到尾聲,掩蓋著傷痛的面紗被吹開,一下子擺在眼前,我會再走進牢籠,自行上鎖。一直掙扎著,究竟把身心投進生息不斷的循環裡,為了甚麼? 期待在二十四小時都得面對自己的一趟,看我到底是真忘或假忘,還是一到彼岸,一切都現形、一個人往外走,到甚麼地步我想要回頭,縮回去、不久前找出的所謂新方向,可行不可行...答案是是或否,人生的問題,都可以問: SO? 拼命聽歌之際找靈感之際,聽到兩首歌:陳奕迅的「然後怎樣」和神木與瞳的「不放」,主題就定了:怎樣之旅。在歌中抽出不同意思的「怎樣」。一個是領悟人生、成長無奈的一面,得失必然地雙線發展,不是看到死胡同的盡處,而是眼前縱有上千條路讓我選,卻看不到一條可以走出困局的路,問「怎樣?」一個是緊抓著想要的死不放手,反向世界嘶吼「怎樣?」 怎樣?矛盾嗎?不。要擁抱前者,才抓得住後者。但願我們都有前者的覺悟,又有後者的堅韌。 籌備 /假期 的確有精心挑選過,首先要避開月與月之間交接期,工作安排才可作彈性的調整,月尾月初那些,控制權都不在我手上(突然想起。。。除夕怎辦??要轉工嗎?其實可以狠心調整,可是要大家為了一己私欲而作出遷就,良心過意不去);又要趕在期旺季前出發,四月初有三天的公眾假期,是繼農曆年假後的第一個長假,外出旅遊甚麼都會貴一大截,實非我所願。 幸好公司假期不算少,加上嘗過下機回來,翌日便要上班的苦況,幹脆趁假期不知怎樣運用,讓自己多休息,豪爽的請了禮拜一到禮拜五。而在平日,景點遊客一定少,平常人家的生活就可以看多 一點,畢竟去了這麼幾次,台灣充滿遊客(或香港人)的一面看夠了,可以去探索他們道地的一面。相信嗎?我是真的有在觀察他們的生活,估量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到當地生活,究竟能否適應。 安排好工作以後,入紙申請,簽了字,70%成行! /機票 機票是旅程的助因之一,所以假期敲定後,得趕快去訂機票。反覆思量了好幾天,雖然問過家人的意見,他們也提供了意見,最終我選了相反的。0005的班機,到那邊只是0135,知道由機場到台北車站或其他方的客運在我拿完行李出來後鐵定是沒有的,還是訂了那樣的機票。0135下機代表了我要在星期六晚星期日的凌晨在機場渡過。要在機場渡過漫漫長夜,是我想像了很久的場景,只是想不到第一次便是一個人在過。原因是想要多爭取幾個小時(典型的怕蝕底),畢竟桃園機場(1.以下名為「機場」 2.我更喜歡叫它中正國際機場)沒有直接交通工具到宜蘭,唯一走法是先從機場坐客運到台北車站,再轉乘到宜蘭的客運。兩程加起來差不多要3個小時,兩邊客運的頭班車約在六時前便出車了,想說在機場待個幾小時也沒關係(完全著了的任性的我的道)。保守估計,大時多應該可以到得了宜蘭住宿地那邊,放下行李,當天還是有整天的行情,可以多看宜蘭一點。 轉機就在,在網上旅遊討論區(台灣本土)認識到在在台北工作但家住宜蘭的大好人,答應在清晨早起載我直接由機場到宜蘭,多大的恩! 這樣0135的機票的支持度又增多了! 也是為了,本人很想坐華航。長榮? 下次好了。都是之前都貪卡路的積分機票,不是CX就是港龍的。 出發是3月15日的0005,回來是3月20日的2335….. /計劃住宿 六天行程,因為後來得知3月18日有國王(魏如萱)的表演,限定了當天的中午要到達台北,非刻意的規限勾出了初步行程。 對宜蘭只有幻想加片面且概括的事實(雪山隧道通車了),到實際要規劃行程,已有的那些意願只可作初步定位,到後來很多都因為要配合實際情況,最後留得下來的少之又少。還是個會投實際一票,把任性和幻想放一邊的人嘛! 資料搜集主是參考網絡、旅遊書以及向網友和娃娃兵查詢。由於對台北及其周邊已經不會很陌生,所以都集中心力在宜蘭,計劃好一點,出亂子的機會就少一點,我得承認,離那種不做計劃去旅行的自由模式,還很遠。雖然做了最後一次和回不去的準備,不見得就要放棄減少避免壞事發生的機會﹔再者,真有甚麼事的話,我也不知如何賠一個女兒給父母。 網上資訊不可盡信,因人人皆可發言,加上中部份網站更新非常不頻密[2]﹔ 書本上的,無所謂更新,這時便得花時間多找幾篇文章,甚至致電、在不同平台大量發問。當然還是沒有百份百的保證,這時就只好靠所得支持最多,再配合自己可以想像到的不幸遭遇和可作出的應變來選擇。上一節提及的大好人就是在網上討論區發問下認識到的,計劃行程時,從他身上得到了很多有用的資料和推介,實是感謝。 往宿也是在網上查詢頗多的,既要便宜又安全的,同時需確定該店真的還有在營業。分別在宜蘭和台北都有不錯的選擇,加上是平日,價錢會再平宜一點。在宜蘭要面對重大的抉擇是:住宜蘭市[3]或羅東鎮,難在兩者都鄰近不同的目標地點,而且從其他配套如交通、住宿、飲食方面看來差別不大。最後,決定了在宜蘭市住宿。 一直想嘗嘗入住青年旅舍的滋味,趁有機會隻身外闖,在可以交還女兒給父母的前提下,便決定入住宜蘭市的救國團宜蘭學苑,訂的是通舖,即是多人房間,也是最便宜的,真的,比民宿便宜,當然是只有基本設備提供。致電到那邊訂房,只需留姓名和電話便可,相信是平日和非旺季之故。台北方面則是選擇了儷景,在台北車站後面,又便宜又方便,致電留位便可。兩者都不用先匯款下訂金。 明顯地,舒適和額外的設備並非在考慮之列,慶幸本人對在外住宿的要求只是可睡覺,而睡覺則只求個人及行李的安全,其他可以不理,所以已經預料到便宜住宿不會像酒店般舒適寬敞清潔,也不會有日用品等配套設備。這就是我這種怪人才會享用到的另類優惠。補充,單身人士更是方便,不用交代,高度建議單身人士或有臭味相投的同伴盡情享用。 住宿和行程的設定先後,令我有過一段迷惘的時間,像先有蛋還是先雞的問題,心意飄來飄去,不知應以住宿的所在來部署行程所及的地點,還是以行程來決定住宿。直到日子一天天的逼近,那時住宿和行程都因為有別的瑣事要忘而耽擱著,沒甚進展,到了不訂房不行的自設警戒線時,才逼自己硬要去訂。 最後完成的行程計劃,跟最初預期的很不一樣,1)神木園、龜山島那些不夠時間預訂,也沒有把握控制時間[4];2)在查資料時找到一些知名度不太高但值得一去的新目標,比起經常被報導的“必去”地方,我更想去的是本地人平常會去卻未有完善旅遊配套的地方。至於台北,這次,我決定了要去那個想去又不想去的地方。 /地圖 要預備的工具少不了地圖,自問不是人肉地圖,方向感不是特好,去旅行只能靠溫習和直覺來抵達目的地,所以一張確、指示性足夠的地圖很重要。資料來源跟上述一樣,還有Google Map可以用地址查出方位,是個人遊的恩物之一。為甚麼呢?官方的地圖比例準確,但覆蓋範圍太大,不能每個地方都列出來;個別景點或住宿的地圖又不夠大,且一般都會放大自己的所在,又把自己和交通要點的距離拉近或刪去中間許多的街道,一不小心會誤以為真。像我還在考慮宜蘭的民宿時便發現到,他們各自的地圖都將火車站和自己的位置放大,並將中間的街道數量模糊處理掉,用網上地圖查看,有些真的和他們的地圖相距甚遠的,所以再忙也得一個一個查。我容不下旅程因為這種出錯(可以避免而因為預備工作做得不好的出錯)而遇到阻礙或意外。 有一點值得一提,我們香港就是地方太少,從一個點走幾步便到了另一個點,很容易一不小心便走過了。台灣可不同,也許就只有香港或一些少數的地方──像通用右軚車,地圖上看似近到不得了的點與點,少說都要走過十五分鐘。地方大也令那邊的機車或自動車成為很平常的代步工具,所以出版的旅遊書也是給有代步工具的讀者看的。沒有打算租用代步工具的香港人,在看地圖時要留意一個字意思。就是「走」,用腳步行可到的可以說「走」,騎車(駕車)去的也叫「走」。由於近年自駕遊盛行,在書中或地圖看到的「走」是應對有代工具的增多了。 為免「過自己一棟」,敬請先調查好路程才出發,不要白廢好端端的假期才好。雖然意外收穫有時會在計劃以外的路上出現,個人覺得也不用製造太多機會給它好一點。 /行李 生理局限,有傷又不夠大力,只可以揹個背包和拖一個行李箱,跟我出遊。我要將這六天的日用品都帶去,且以防萬一,帶了一副後備眼鏡、適量禦寒衣物(一直有留意台灣的天氣,讓禮拜會有雨且有冷鋒面略過)、救急藥物、地圖、電筒、萬用刀、適量的金錢、電話及電話號碼等,上述都是和維持生命或確保可以有命回去的用具。此外,還有帶過給親愛的台灣朋友的東西(他就是替我打點演唱會票的人)、最重要(乘以3)的要送給國王飲品三瓶及要拿去簽名的CD兩片。最後,當有給精神生活有所依的筆記簿、筆和照相機。 為了這趟旅行,終於下定決心要趕在出發前買,以豐富個人裝備。它們分別是一對行山鞋和一個灰色的功能小包包。前者是我在進入米埔之後便想買的了,上次那50巴仙的台灣之旅,一個人死命的上山逛馬路,腳很痛還是要逛,才知道鞋的重要,為了保護雙腳和其他用來閒逛的寶貝爛鞋,加上以後可以用來遠足和上班,精挑細選後就買了。後者是個灰色的,是個灰色的,是個灰色的……可側揹可作腰包的包包,需要買的原因不是灰色,是純粹想找個可以同時放下我那「夕陽」數碼相機、護照、電話和錢包,又可以作不同揹法,為了這些功能找好久,都沒找到對的包包,到最後給我找到了灰色的它,眾裡尋包千百度,那包包卻在屯門千色店……不過,沒錯,灰色是我把它買下來的導火線,反正它不只符合資格,還是灰色的。 其實還有第三個東西,我是因為這趟才買的,就是MP3,,之前那個壞了,一直都沒有再買。這次,為了在台灣都可以聽I HAPPY,我認真的去買了(偷笑)。不過,它是黑色的,因為沒有灰色。 說是一個人去旅行,拍照可以自拍,也想有個模特兒跟景物互相暉映,於是不避俗的帶了薑餅人。它可作有限的活動,擺出稍為不一樣的POSE,可以站著,而且之前沒有跟我出外過,於是它當選了。其實我是在出發當天才決定帶誰去的,像從前皇帝出走要選個妃子,真希望薑餅人沒被人擄走的感覺。 不得不提行李箱,是灰色系的叮噹。本來跟我去的是粉紅色孖生星星,所有東西都已經塞進去了,都多得爸爸特地出去把叮噹帶回來,我才可以跟灰色共赴台灣。在此多謝爸爸。 我要帶它們和自己去旅行。(播放曲目: 一起去旅行/甜蜜生活/魏如萱/前衞花園/2007) 記趣1 這趟旅行可是呵噹行李箱一部份的因,假如沒有買過機票、旅行保險、行山鞋、MP3和演唱會票,它是不可能在信用卡公司的截止日期前成功換到的。呵!所以它有回饋的義務。 [1]關於追星的補充說明,只要不將嚴肅和認真放在追星的對立面,,可能會明白我的追星為何物。 [2] 上次2008年10月,就是幾經辛苦找到十分瀑布的所在郤發現地因未經許可經營而被查封了,截至現在還未重開。 [3] 宜蘭市是宜蘭縣內其中一個市。 [4] 登島或進入森林區均要預早登記,類似要先辦理許可證。另外,兩地分別都在較偏遠地區,可供來住的交通工具一天只得早晚來回幾班。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四周黑黑的 還有被熱熔槍燙傷的指頭 為了一點綠 是地球的話 就只剩下這點綠 現在就要救回來 大家說得興起 生命最後一口殘存之氣 真的是最後還是 用來力挽狂瀾 是要盲目相信 為了找到那一點綠 在你的心內 要撥開、吞下多少烏黑 每次說放棄卻不放手 還在找 ------------ 阿~這是寫作習作, 看到國 ...
More
四周黑黑的 還有被熱熔槍燙傷的指頭 為了一點綠 是地球的話 就只剩下這點綠 現在就要救回來 大家說得興起 生命最後一口殘存之氣 真的是最後還是 用來力挽狂瀾 是要盲目相信 為了找到那一點綠 在你的心內 要撥開、吞下多少烏黑 每次說放棄卻不放手 還在找 ------------ 阿~這是寫作習作, 看到國王的一點綠(就他做給誠品義賣的環保袋) 虛構的, 我現在正努力學習跟虛構打交道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是一粒水,應該叫一滴水,這樣才不會被紅筆圈起來 來了,從眼眶流出,洗刷你看在眼內的痛 不能一次過帶走所有的痛,一次一點點 逐少逐少清理,你全都看到,然後眨眼示意 沉重的水,由眼眶流過臉頰,到下巴再往下跌 讓痛楚與你分離,越遠越好
More
是一粒水,應該叫一滴水,這樣才不會被紅筆圈起來 來了,從眼眶流出,洗刷你看在眼內的痛 不能一次過帶走所有的痛,一次一點點 逐少逐少清理,你全都看到,然後眨眼示意 沉重的水,由眼眶流過臉頰,到下巴再往下跌 讓痛楚與你分離,越遠越好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前言的前言 我知道,一旦貼了出來, 便更加沒有回頭、放棄的餘地了。 話說在此,現時的我, 只是寫到出發前的準備工作而已。 好! 去吧! 前言 上次去台灣是上年的十月,住人家住的酒店,省了一筆。那次,都是一個人每天去不同的地方,主要是遠離台北市。晚上,待人家下班便一起在台北市走走。時間飛快,我又回到香港。 之後, ...
More
前言的前言 我知道,一旦貼了出來, 便更加沒有回頭、放棄的餘地了。 話說在此,現時的我, 只是寫到出發前的準備工作而已。 好! 去吧! 前言 上次去台灣是上年的十月,住人家住的酒店,省了一筆。那次,都是一個人每天去不同的地方,主要是遠離台北市。晚上,待人家下班便一起在台北市走走。時間飛快,我又回到香港。 之後,看了某電視劇的場景,決定今年十二月要去看101的煙火。這樣算來,如果一年可以去三次台灣,十二月要去一次,三月該是去第一次的時候了,不然就會太密……這種方法,用在計劃旅行上,很新鮮,有沒有 ?不!會!太!怪! 旁人都說,你又去台灣了?我再算一算,中五畢業、五人擠二人房、跟某某一起去、竹子湖、日月潭、平溪新竹公館和今年的完全一人行,原來已經第七次,有點多嗎? 父母問我為何不去別的地方,多看其他地方,開開眼界,我說台灣很大,還沒去完,很多東西沒有看過。而且,眼界有多開全仗心眼有多開,不在景物的多變。這一句,只對自己說,我欠它一個實在的例子。 朋友問台灣有甚麼新景點好玩,可以一直去?我說,每次都有去未到過的方,不一定是景點。而且重點不是玩,我去的台灣不是主題公園。好吃呢?不是吃到甚麼新的美食,而是吃FU(在扮年輕有沒有?),這是我認為香港很欠缺的元素之一,食物可帶走,可以拍照,可以學煮,唯獨感覺是不可以被帶回去的,可惜我親愛的政府好像不認同,只會用金錢用科技蓋,人家沒錢沒科技嗎?實不相瞞,曾幾何時,我立志要投身旅遊業界,之後,心態不再,而香港好像也沒有了旅遊,只有旅遊業,一直下去會加入夕陽的行列。 回到這次的一人行,除了看到了不去會後悔的機票價錢,也因為農曆年前回廣州探外公那一次。即日來回,已經是在回深圳的火車上,看了車上的時尚雜誌,主題是旅行的意義,文字提及了陳老師的歌、其他觸動我的文字,還有介紹一個國內歌手(袁泉)以SHORT STAY為主題,在不同的地方去逗留了一會,有台北和沖繩,後來是LONG STAY的北京,分別造了一個音樂作品。那一刻,很有衝動,想為自己和自己的旅行留點甚麼,於是我默默計劃,慢慢做心理建設。後來我又想,那股衝動,應該跟「如果有機會SHORT STAY台灣便好」這想法有關,拼出一個原因,太喜歡台灣。 所有界別中,我想,也許可以靠文字做點甚麼,開始嘗試為不辜負當年面試時跟三位老師和自己說的話而做點事。旅行,關於離開和回來。離開為何。回來為何。甚麼離開。甚麼回來。要面對自己二十四小時,我期望會找到很久很久以前已經沒有繼續找的答案。 那次從廣州回來,趁有印象便找來袁泉的,卻因為我無可救藥的固執,決定要在完成旅程回來時才聽,因為我想要一個人在外地最原初的感覺。類似的固執,我在計劃行程要到書店找資料時也出現過。雖然說是有目標地逛,要找台灣的資料,但少不免會殺到旅遊文學類的,那些個人去旅行甚麼的,很想看看別人的遊歷,作參考又好,消閑也好,然而一想到,我回來以後不是也要寫嗎?又將書放下,怕把自己的感覺模糊掉,怕看了別人了又寫得好,自己會容易放棄。於是我知道了很多有關一人旅行的書,一本都沒有拿起。其實決定不聽、不看的片刻,才沒有以上的長篇大論作修飾,那都是因為不講理由的固執,只是固執。 還有兩個實際的理由。雖然只到半百的一半,身體卻是有夠老的,受傷好不了的部份,預期還有增加的可能,像我已經不可以當背包客了,接受了要到處拖個行李箱的旅程,學習接受亦算功課。假設傷一直加上去,我只好一直去,直到有一天我的身體不能負荷。心態上,亦將今次看作是最後一次,因為總不能推翻是最後一次的可能性。另外,某一票遊客的大舉進攻刺激了我,自從上次在日月潭看到那一團,才驚覺情勢逼切,所以我要趕在一切都失去前,好好感受我的台灣。又是接受,只好接受,曾經擁有是最好的結局(然後,四月未到,野柳的女皇頭遭毒手了,女皇你還好嗎?)。 決定了,要去了,主題、機票、地點、住宿全未定下來。籌備過程由真正由自己主導果然是個很不錯的經驗,雖然有因而脾氣不好過一下下,最後還是做好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本來想打「關於音樂」,想深一層,對音樂明明無知識可言,一直都只停留在聽歌的部份,說「聽歌」就好了,心裡也踏實一點。 聽魏如萱唱歌,程序是由香格里拉。。。 才到甜蜜生活的(那是因為固執的要聽CD。。。),再到泡泡,再到你管子看其現場表演,因為他都唱很多別人的歌,所以知道他聲音並不只是那種甜蜜的,也可以高亢。。。 一直以來,相信因為有可能 ...
More
本來想打「關於音樂」,想深一層,對音樂明明無知識可言,一直都只停留在聽歌的部份,說「聽歌」就好了,心裡也踏實一點。 聽魏如萱唱歌,程序是由香格里拉。。。 才到甜蜜生活的(那是因為固執的要聽CD。。。),再到泡泡,再到你管子看其現場表演,因為他都唱很多別人的歌,所以知道他聲音並不只是那種甜蜜的,也可以高亢。。。 一直以來,相信因為有可能性和選擇,世界才會多姿多采,不然人人都只做被認為是最好的事,那會很悶吧!可能性和選擇這想法,明確的打入心底是因為那時中哲一(?是嗎?:P),教仁的可能;再推早一點,那是中學時學經濟或地理(我最討厭的SECTION C)時,開始接觸:在牽涉人類活動的任何模型內,再精密計算,都不能忽視人類非理性的思維(如生意人因為想留在居住地而不考慮到外地發展,賺更多的錢,這和在商業活動的眾多模型中,以得到最多的利益大前提相違)所導致的影響。 就好像魏如萱(硬要打全名~!),明明可以唱大眾聽了都會跟著唱的歌或秀歌唱技巧的歌(可能性),但他先選擇了一條小步道去走(選擇)。其實還有很多相似的歌手存在,很高興他們都有想法,做了自己的選擇。 看到這點,便覺得應該就近幾年對主流香港歌(以下簡稱香港的)抱放棄(偶爾唾棄)的態度檢討一下。究竟是我戴了有色眼鏡,還是那堆歌真的糟了點?真切的感覺是,當我一直聽台灣的歌(主流也好,小眾也好),突然聽到香港的,便有聽到噪音或懶得聽進腦袋的感覺,這樣的反應讓我覺得恐怖。 我懷疑,會不會是香港的歌星只是選擇唱成這樣,或創作人選擇交出這樣的作品,即是他們其實可以造出我偏愛的那種類近台灣的音樂,只是選擇了跟我偏好不同的方向而已?假如答案是肯定的,我便不應再抱這樣的態度去看待它們。問題是,我應該排除答案是肯定的可能性嗎? 結論是,我沒有辦法去排除,不過我也不能證明他們真實的狀況。。。Orz,但香港的歌真的有點不合聽,我會等,等有一天聽到合聽的,請各位向我推介啦~ 這篇整個就虎頭蛇尾嘛。。。-h-"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如果不是外界的廣播及與別人間的話題說起, 我早已忘了愚人節。愚人節是個可以開玩笑的日子。玩笑是被允許的, 如果玩笑沒有成為真實。 於是過了2003年的4月1日, 我再沒有遇見過愚人節。 我不是張國榮的迷, 不過那一天, 是一個開始, 我開始認為, 有些事, 再怎樣用可笑去包裝, 都不再可以笑。
More
如果不是外界的廣播及與別人間的話題說起, 我早已忘了愚人節。愚人節是個可以開玩笑的日子。玩笑是被允許的, 如果玩笑沒有成為真實。 於是過了2003年的4月1日, 我再沒有遇見過愚人節。 我不是張國榮的迷, 不過那一天, 是一個開始, 我開始認為, 有些事, 再怎樣用可笑去包裝, 都不再可以笑。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A 原來會不捨 一心想過去把A殺死 所有預計的事都做完了 我以為A會死去 現在A還是好端端的 可以從心的任何角度看得到 A的模樣 好多變的好多A 讓我下不了手 還是未到下手的時候 現在還是很不捨 靜下來 去將A重新定位好了, 呼~ -------------------------------- B 段落 ...
More
A 原來會不捨 一心想過去把A殺死 所有預計的事都做完了 我以為A會死去 現在A還是好端端的 可以從心的任何角度看得到 A的模樣 好多變的好多A 讓我下不了手 還是未到下手的時候 現在還是很不捨 靜下來 去將A重新定位好了, 呼~ -------------------------------- B 段落 B的出現和消失, 跟霎時衝動的出現和消失同步。 整整的,短短的三個月,從零到一百,又從一百回到零。B不能相信當初的山盟海誓,會無聲無息的瓦解。曾想要伸手抓緊,到頭來,不管握緊拳頭或打開,還是甚麼都沒有。失憶?還是沒有進入過記憶內。 B的出現和消失,在我的世界,的確,有點記憶。 記得,剛開始時的和那些盟誓; 不記得,它們怎樣消失。一天醒來,昨天的我已經不見了,夢中可以發生過甚麼,其實可以發生甚麼。從夢中醒來,在意識中,我和B就再沒有關係。 ---------------------------- C 同一條路 C在B之後, 遇到A, 不, A在之前, 其實有遇到了D B和D都叫C心動, 產生不能抵抗的衝動 那種衝動, 在說, 你不可能、不會再遇到一個可以令你同樣心動的女孩了 然後過了不久, 先是說話的消失, C的心內, B和D都不見了 又留下了C, 苦苦追問 上一個和上一個, 究竟是甚麼 但是又很容易, 下一個和下一個又會跑出來 來了現在的A 在衝動存在的同時 C害怕的從來都不是可能受的傷 只是過了太多次 只是覺得厭倦, 還要來多少次 這樣的路, 要走多久才會變不一樣 給A, 可否從此就不一樣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認識娃是因為”花吃”, 在大年假才看到的”花吃”, 讓我有點放不開, 太遲~~! 電 ...
More
認識娃是因為”花吃”, 在大年假才看到的”花吃”, 讓我有點放不開, 太遲~~! 電影我只看了一遍, 留下深刻印象的當然是第二個。短短的, 淡淡的, 我卻覺得很痛, 代入林銘的角色。起初覺得這選角不怎麼樣(別打我, 我說實話啦, 那時也不認識國王嘛~)主要看的是小U, 直到林銘哼出一段歌, 焦點便立刻移過去了, 很奇妙。直到看完整套電影, 還一直在想林銘這個角色, 我想要知更多, 想要了解他所渴望的, 所經歷過的…我想說的是娃的表現讓我入戲了。 二話不說, 年假就用了來搜娃的演出, 很多, 全都很好看很好聽, 別人的歌唱成是自己的, 自己的歌就變成非娃唱不可, 終於在年假完結的一天, 我告訴自己這顆星, 可以追。 又知道娃有電台節目, 一至六, 凌晨時份。每晚就坐在電腦前乖乖節目開始, 聽完便睡覺。可是出現了大問題, 我每天要七時出門上班, 每晚一時才開始收拾心情睡覺, 最快也要一時半才睡好, 睡眠嚴重不足。我想到了要為適應這個作息要調整自己的生理時鐘, 計劃是每晚十時上床睡兩個小時, 十二時起來…可是都不成功, 在過了很辛苦又不知怎的得了胃炎的十多天後, 轉!時!段!了! 我高興到要爆炸~~~我的生理調整計劃就這樣完滿結束,呼~ 一直很想再到台灣(我同時是個台灣瘋),可是知道娃之後,很想可以到台灣之時也一睹娃的風采,一直在網絡上東找西問的,都不能知道娃娃在那時有演出,還發了些不堪回首的電郵。。。(羞),也無所獲。 不過機票還是訂下來了,隔幾天就收到有演出的消息,剛巧那天我會在台灣耶~ 不過單是訂票已經將我難到了,國外朋友買票有點不方便,害我都不停跟那賣票的網問問問,還是不能確保到門票可以到我手。最後,出動了台灣的網友,先把票寄到他家,我到台北才找他拿。在這邊很感謝他啦~ 之前聽國王說喜歡喝某飲料,心想既然人都到台灣去了,何不帶點過去。雖然不是甚麼貴重的東西(只是真的有點重),我一人來台,也帶不了麼多,就只買了國王說喜歡的口味和另一些新出的口味過去(共三支),還在宜蘭買了點米麻糬米糕,鮮造的,想也買點給國王好了。 三月十八日新香頌那天,很興奮,因為可以看到國王了,又可以跟大冰和其他娃娃兵見面(大冰在網上解決了我很多疑難(尤其PTT))。很早很早,網友便和我到公館了,逛到六點,他送我去THE WALL,樓梯是已經有人在等,網友則順便跟我在B1逛一圈。。。瞪瞪瞪瞪。。。。就在表演場地入口旁,不是有些椅子嗎?我!看!到!了!因為有人拍照(後來知道那是丁丁),是娃娃!那空間簡直像凝住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該做些甚麼好呢?我沒想過國王就這樣坐在那兒~~~~旁邊的人,我看不清楚了。。。 答謝網友送我過來之後跟他道別,我便一步一步的走回去散發著國王光輝的所在 他們好像正在輕鬆的討論甚麼,我再走近,豉起勇氣。。。開口問。。。站最近我的丁丁"你是娃娃的工作人員嗎?""是哦""那我可以跟他說話嗎?""可以呀" 丁丁便叫"娃兒,你香港的歌迷找你囉"(認得我嗎?哇哈哈,都怪我太過緊張,留了些很幼稚的言給娃娃。。。我不會再那樣的了;另外我有想過,是我的中文講得很不標準,所以是香港歌迷) 娃娃走過來了,好高好瘦好美好可愛。"你是CUTTER,名字很奇怪呀"(我不敢說話) 我"我想送你禮物,可以嗎?"(我真的傻呆了~) 娃"我最喜歡收禮物的了" 我邊拿邊說"你之前在節目不是有說過喜歡這個飲料嗎?" 娃真的很高興哦,我還介紹一個新的回味給他(無花果雪耳,想說讓他滋潤一下) 娃"多謝晒~(我>要飄了飄了)你快教我多些廣東話?" 我"不用啦你已經講很好" 娃留意到袋裡有其他東西,我又問"你喜歡吃米麻糬嗎?" 娃"喜歡呀" 我"那是我從宜蘭帶來的,好像有點特別啦(就那一個小攤子)" 娃"看了那米麻糬,是米麻糬嗎?" 我"是米糕啦"(是我亂了是米麻糬米糕) 娃"這才是米糕" 我"是米麻糬米糕(XD)我可以跟你拍照嗎?" 娃"可以呀~"(好親切,我要融了。。。) 娃轉身放好禮物袋,又問"這袋子是你是要給我嗎?" 我"是的" (那是我公司出的帆布袋,有"熊貓"標記的某基金會,因為台灣沒有,我也想給娃娃的,不過沒有介紹到) 娃問"我真人有很瘦是不是?" 我"是哦很瘦,瘦一半(真的覺得比起看片段瘦很多)" 丁丁替我們拍了一張,閃了,我緊張的問"可以嗎?"丁丁手上的相機讓我相信他的專業,果然不錯嘛~~ 拿回相機時,我又問丁丁,可以跟他要簽名嗎? 我趕緊拿甜蜜生活和泡泡出來,給丁丁拿給國王簽名。到手的感覺真滿足。 我又問娃"新專輯甚麼時候出" 娃"很快啦" 我"真的嗎?" 娃"真的" 我又想了想,又問丁丁"可以跟他握手嗎?""可以呀" 這時國王好像要去另一邊準備了,我就再用掉餘下的勇氣,向在我面前走過的國王問"可以跟你握手嗎?""可以" 娃又熱情的伸出手,握了~而且是有SHAKE的 娃問"你甚麼時候回去" 我"禮拜五就回去了" 娃好像被催了,在他走時,我用廣東話跟他說"加油加油加油~!" 娃回應"係~~~我會0架啦" 那時候,我人站在地面,心卻飛到天花。之後,在排隊前,先去了廁所,又見到! 我又高興又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廁所這地方感覺上有點私人,不過我還是跟國王說了"你好"(用廣東話),娃又對我笑了笑便出去了。 等了一點時間,才開場,HIGH HIGH HIGH,現場演出真的太好,不枉我從千里之外飛過來。娃唱開心的歌我會很開心,唱傷心的歌我快要哭了,我要再看到娃娃你的演出。 表演部份大冰和貝已經寫很好了,我就不多說,一個字,好~! ─────────── 最後。。。想跟國王說: 國王,看到你的努力和堅持,我會以你為榜樣,向自己的理想衝。 希望有一天略有所成,可以跟全世界人說我是娃迷,我是因看著你而走到這兒的,我要往你的臉上貼金。我要告訴其他人,追星,是一件嚴肅而認真的事。 國王,你一定要幸福。 ─── 最最後,多謝大冰的細心、貝、雄送我回去(台北地下街真的不好走。。。),娃娃兵全都好優秀哦~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一張照片, 讓我想起很多。 我想起, 你已經有一個可愛, 有一點小公主脾氣的女兒了。拍照時, 是你覺得最幸福的時候, 你一直想要有個女兒, 當個家庭主婦, 相夫教子, 已經別無所求。是的, 這是你等了大半生, 完成了別人的期待後, 再辛苦爭取回來的。 在女兒面前, 你只是他最親最愛的媽媽, 你們最渴望的都是在回望對方時, 對方報以包含所有的 ...
More
一張照片, 讓我想起很多。 我想起, 你已經有一個可愛, 有一點小公主脾氣的女兒了。拍照時, 是你覺得最幸福的時候, 你一直想要有個女兒, 當個家庭主婦, 相夫教子, 已經別無所求。是的, 這是你等了大半生, 完成了別人的期待後, 再辛苦爭取回來的。 在女兒面前, 你只是他最親最愛的媽媽, 你們最渴望的都是在回望對方時, 對方報以包含所有的微笑, 就一個微笑。 很幸福, 看到你幸福的笑容, 無論如何, 你都要得到。 暗文/那是我看到WAA跟彤彤的合照有感, 我很想要我所愛(廣義的,但真的很愛)的女人得到幸福, 不管用任何方法。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今天像前幾天一樣, 一 樣要出門, 不同的是, 出大門走到街上, 我不用再用呆呆的表情去想該往那兒走, 雙腳很自然便往該走的方向走了, 像呼吸。不過我仰望天空, 卻只見到密密麻麻的高樓, 我的台灣呢? 甚麼時候, 我的目標題會是"從香港回來~" 今次, 第一次, 我很不捨。
More
今天像前幾天一樣, 一 樣要出門, 不同的是, 出大門走到街上, 我不用再用呆呆的表情去想該往那兒走, 雙腳很自然便往該走的方向走了, 像呼吸。不過我仰望天空, 卻只見到密密麻麻的高樓, 我的台灣呢? 甚麼時候, 我的目標題會是"從香港回來~" 今次, 第一次, 我很不捨。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工作遇上對方都不知道自己不可理逾的事, 我惟有惟有惟有這樣, 也不是吞不吞下了甚麼, 好像應該有點火氣, 但又覺得火氣這回事, 是難得的衝動, 應該用在更值得衝動的事上。火氣轉移就這樣完成, 還蠻自然的, 已經像呼吸。 又喝了咖啡, 老火湯煲出來了。味道都融在一起, 看得出的湯料, 嚐不出的味道。 默默細數, 距離2021年, 還有多少年 ...
More
工作遇上對方都不知道自己不可理逾的事, 我惟有惟有惟有這樣, 也不是吞不吞下了甚麼, 好像應該有點火氣, 但又覺得火氣這回事, 是難得的衝動, 應該用在更值得衝動的事上。火氣轉移就這樣完成, 還蠻自然的, 已經像呼吸。 又喝了咖啡, 老火湯煲出來了。味道都融在一起, 看得出的湯料, 嚐不出的味道。 默默細數, 距離2021年, 還有多少年。我會生存著, 等待一個為了自欺而定出來的限期。三十六個劉若英的"我等你", 在等啥啊? 好像只好等, 期間該做甚麼好? 生存就是是虛無的等待, 給你一個兩個三個理由, 好不。 給我好多理由, 讓他們勢均力敵, 拉出個平衡, 就健康。要一個這樣的健康, 記得不要讓皮被割破, 看到皮下的真相, 下半輩子打算怎樣過。 小巴上, 紅了眼眶, 數數看, 還有很多個”我等你”。 5/3/2009 BY 國王 WHEN 順子/不再想念 在這城市裡, 我堅持的相信, 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 想著同樣事情, 懷著相似頻率, 在某站寂寞的出口, 安排好了與我相遇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迷信寫信, 寫信的人把力量注入, 由筆到字字句句到紙。寫信儀式, 神明感受忠誠,聆聽訴說, 助人達成願望。我的願望, 望你知道, 記在心田。 用寫信對自己下咒, 一封封用力, 手腕可以承受多少, 寫信的重量;心頭可以承受更多的多少。
More
迷信寫信, 寫信的人把力量注入, 由筆到字字句句到紙。寫信儀式, 神明感受忠誠,聆聽訴說, 助人達成願望。我的願望, 望你知道, 記在心田。 用寫信對自己下咒, 一封封用力, 手腕可以承受多少, 寫信的重量;心頭可以承受更多的多少。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多謝卡路在台灣替我買回來了。成就我我該死的固執。 抱歉在專輯出了麼久才買回來, 可是 ...
More
多謝卡路在台灣替我買回來了。成就我我該死的固執。 抱歉在專輯出了麼久才買回來, 可是我再二月才知道它呢~~~在三月已經把它從台灣拿回來了, 算很快的啦~之前還想為迎接它的到來, 買一套新的hi-fi....傻得咧.... 真的好高興, 除了因為是waa, 也因為我該死的固執, 它的到來完全合符我的要求~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已經是2008的歌, 不過音樂不分年歳, 尤其好音樂(這一點香港怎麼學不到呢?打開收音機, 只可以聽到新歌, 因為AIR PLAY很值錢的 ) 等等等 大家都叫這歌做牛仔褲廣告歌 (收在"泡泡"EP, 但收這歌在內的原因大有趣吧~) 作詞:魏如萱/簡如芳 作曲:陳建騏/魏如萱 >>我只打出最打中我心的幾句 沒時間 你總是 ...
More
已經是2008的歌, 不過音樂不分年歳, 尤其好音樂(這一點香港怎麼學不到呢?打開收音機, 只可以聽到新歌, 因為AIR PLAY很值錢的 ) 等等等 大家都叫這歌做牛仔褲廣告歌 (收在"泡泡"EP, 但收這歌在內的原因大有趣吧~) 作詞:魏如萱/簡如芳 作曲:陳建騏/魏如萱 >>我只打出最打中我心的幾句 沒時間 你總是需要時間 我開始學會一個人 等等等 等你的出現 二手煙 你總是說我會戒 我已經習慣有些話 等等等 不會實現 甜言蜜語慢慢變成 帶著刺的梗 繾綣在 我們心臟 正中間 別問為什麼 凍結愛情的溫柔 記憶在冰點凝固前 等好久 等你發現 安靜等等等的 我已不在你的身邊 坷塔CUTTER 口upup: 等等等,我等你,你等我,我等我,你等你,等等等。記得我也有等過,終於等不到了,記得朋友都等過,終於我們都等不到了。離開很痛,但已經沒有辦法再等;雖然解脫,但是很痛;雖然自由,自由也可以痛。如果你能夠體諒,我們在等待的過程中,用光了希望的配額。我們理解,你要人等,為了事業理想還有未看見的美滿將來。所以請你也明白,在希望被耗盡之時,我們是如何懷著"明明是元配,卻覺得自己是秘密情人,不知等到何時,你才跟那邊說分"的無奈,忍痛離開。 我明白,我明白我想你明白的,也有人這樣等過我。我應該跟那毎人說甚麼呢?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嗎? 等等等,我和你。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沒有那些該死的固執, 我的生活應該會更沒有節制, 更行屍走肉。 是的, 盡是沒有理由的固執, 自我設定, 得到玩具之前, 非得要完成某某條件或只可以怎樣得到才可以, 雖然玩具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一路下來, 因為沒有達到定出來的條件, 曾經很想買的東西都沒有買到, 家裡多出好多位置, 也省下不少金錢... 好像一個不明文, 但有點像原始部落的 ...
More
沒有那些該死的固執, 我的生活應該會更沒有節制, 更行屍走肉。 是的, 盡是沒有理由的固執, 自我設定, 得到玩具之前, 非得要完成某某條件或只可以怎樣得到才可以, 雖然玩具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一路下來, 因為沒有達到定出來的條件, 曾經很想買的東西都沒有買到, 家裡多出好多位置, 也省下不少金錢... 好像一個不明文, 但有點像原始部落的機制, 原因因欠缺文字記錄而失落, 留下的只有種種禁忌和結果, 一想到這, 很高興.....最近....都不算是最近了, 那是自從看了弗洛伊德"第一本著作".....之後, 已經有好幾年光景....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 ...
More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好讓我又可以退回到殼裡去。由得血,流出後要凝固成一個人樣,很臭,我卻不能治理,因為找不到傷口。 他們今天問起你,我還答應會替他們找你。 --- 今天,自從胃有點點問題以後,第一次喝咖啡,好久沒喝。 咖啡怎麼好像變成我秘密情人的感覺,就是明明喝不得,就偏朝思慕想,總是抱著願意犧牲正常生活的決心去欲望著。。。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看了很多遍梁文音唱”花香”那一段, 很感人, 而且感受到當時他被pk掉, 兩年前觀眾的情緒, 節目到這, 自成一個故事, 我想當初節目好原因除了參賽者本身歌唱功力, 就在這兒, 如果沒有比說故事更好的造法, 就把故事說完。 另外, 看了很多次是因為總是不明白黃小琥的說話, 不明白他為何在那種情況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他沒有直接從歌者表現出發, 他說了 ...
More
看了很多遍梁文音唱”花香”那一段, 很感人, 而且感受到當時他被pk掉, 兩年前觀眾的情緒, 節目到這, 自成一個故事, 我想當初節目好原因除了參賽者本身歌唱功力, 就在這兒, 如果沒有比說故事更好的造法, 就把故事說完。 另外, 看了很多次是因為總是不明白黃小琥的說話, 不明白他為何在那種情況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他沒有直接從歌者表現出發, 他說了自己的感受。 我最近才理出一點頭緒, 可能跟我知心好友”感動”有關。 我以為, 感動可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純綷由事件本身(情節、畫面、聲音等觸及普遍形象意念)對觀者帶來的感動。這種感動, 眾人的感覺大致相同, 在某個層面, 有一定的客觀標準可言。 第二種是由觀者的個人經歷加諸到事件上或觀者從事件回想自己的經歷, 從而受到感動。個人化的感動(相對上述較普遍的感動), 因為每個人當看到一個情景或聽到一首歌時, 聯想起的可以是悲或喜, 而人而異; 彈性很大。 那一次, 黃小琥看完演出, 說著說著, 說到自己的事業, 但不是用來勉勵參賽者, 應該是用來抒發的, 讓我很驚訝, 當時聽不出他對參賽者的表現在分數上將會有甚麼評價。不過, 如果將第二種感動套用到他身上, 便明白了原因。 從來沒有對感動有過這樣的分類, 都怪我感動得太頻密, 沒有好好留想清楚。二者當中, 第一種出現次數較多, 可能跟經歷多少有關, 或是對過去我太有選擇性地裝載; 又或者我總是遇見美好的事物。分門別類只是難得想到一個答案, 亦難得有興致寫出來, 並非要辨論那種感動最感動、最對人的心理物理有影響。兩者在我看來完全沒有比較的可能, 兩種感動來到我面前, 它們都是可以引起一波波情緒的感動, 我都會好好去感受。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才做到一張V皮ERIFIED的相片, 才可以繼續發文~~~
More
才做到一張V皮ERIFIED的相片, 才可以繼續發文~~~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有一點妒忌, 以為世上沒甚麼好妒忌, 不必擁有你也有的, 要肯定自己, 以為不用靠別人目光, 所謂好, 有各自的標準。 你的設限, 是我永遠無法達成的目標, 握住你手, 為甚麼比飛翔更難。輕輕一動, 他就可以得到你完全應許, 怎麼可以, 沒有一點機會, 是我在你心裡飛翔。
More
有一點妒忌, 以為世上沒甚麼好妒忌, 不必擁有你也有的, 要肯定自己, 以為不用靠別人目光, 所謂好, 有各自的標準。 你的設限, 是我永遠無法達成的目標, 握住你手, 為甚麼比飛翔更難。輕輕一動, 他就可以得到你完全應許, 怎麼可以, 沒有一點機會, 是我在你心裡飛翔。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如果 參考別人的文, 於是想寫這樣的。 ~~~~~ 如果可以伸出我的 ...
More
如果 參考別人的文, 於是想寫這樣的。 ~~~~~ 如果可以伸出我的手 如果遞上手帕, 讓你將臉埋進 如果寫一首詞給你 如果你想要的玩具, 注定是扭蛋機中最後出來的一隻 如果冬天沒有你要吃的冰棒 如果有機會打一把鑰匙給你 如果只能在黑夜見面 如果吃你煮的紅蘿蔔 如果說出來會痛, 不說來也會痛 如果下一秒就回頭 如果下一秒就要死 如果感覺可以永恒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年輕時看一本漫畫短篇, 男孩說 : 「...在全國雲集的原宿大街上, 我站了整整一天, 也找不到一個比阿瞳好的女子。」(高橋陽一) 雖然明白字義, 我卻完全不明這句話的根據, 覺得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說得出口已經是不可思義, 再者, 世上不可能有一個如此出眾的人, 說話的人應該是說來把女生而已。 我在街上找了好久, 都沒有看到一個人梳 ...
More
年輕時看一本漫畫短篇, 男孩說 : 「...在全國雲集的原宿大街上, 我站了整整一天, 也找不到一個比阿瞳好的女子。」(高橋陽一) 雖然明白字義, 我卻完全不明這句話的根據, 覺得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說得出口已經是不可思義, 再者, 世上不可能有一個如此出眾的人, 說話的人應該是說來把女生而已。 我在街上找了好久, 都沒有看到一個人梳流海和盤髻比你更好看的人了。明白, 就是如此, 只要等到剛好的一刻, 從前不懂的, 我就明白了。你曾經說過好多我聽不懂的話, 有一天, 我會明白, 一切的意思。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有個看相的習慣, 尤其是人像的,一看到便會自己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看上去覺得整體感覺和諧, 甚至會驚艷, 目光及思維被吸住, 久久不能移開, 世界好像只得我和相片兩者。回到現實以後, 還要加一句: 「嘩!真係正!」 第二類是看上沒其麼感覺, 相片好只是純綷勾勒出主角的外表, 一切都清晰得不得了, 主角的眼中是甚麼都看到。加上人人都以為大眼就 ...
More
有個看相的習慣, 尤其是人像的,一看到便會自己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看上去覺得整體感覺和諧, 甚至會驚艷, 目光及思維被吸住, 久久不能移開, 世界好像只得我和相片兩者。回到現實以後, 還要加一句: 「嘩!真係正!」 第二類是看上沒其麼感覺, 相片好只是純綷勾勒出主角的外表, 一切都清晰得不得了, 主角的眼中是甚麼都看到。加上人人都以為大眼就等於好, 更容易看他們的瞳孔, 看有多了支攝影用燈。同樣是眼睛, 可以反射出來的圖案很不一樣, 有趣。有特別圖案的眼睛, 他們的主人不像是真實的人, 反而像機器人。這種相片, 報導的是事實, 不過好像很少帶出美與和諧。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覺得要調整是因為, 曾經有過這樣的事。 我很喜歡一個人, 我們很快走在一起。用吐露港的速度, 該做的都做了, 不該做的做得更過份。起初眼中沒有一個叫盡頭的地方, 一直在公路上衝, 有把聲音叫我們放心衝。卻沒有另一把聲音, 提醒前面已經沒有路, 而在單程路上, 不可能回頭。 沒有路, 只有懸崖。跌下懸崖, 散滿一地, 發現那邊也有很多碎片, ...
More
覺得要調整是因為, 曾經有過這樣的事。 我很喜歡一個人, 我們很快走在一起。用吐露港的速度, 該做的都做了, 不該做的做得更過份。起初眼中沒有一個叫盡頭的地方, 一直在公路上衝, 有把聲音叫我們放心衝。卻沒有另一把聲音, 提醒前面已經沒有路, 而在單程路上, 不可能回頭。 沒有路, 只有懸崖。跌下懸崖, 散滿一地, 發現那邊也有很多碎片, 曾經相連的已成碎屑, 我們再也找不著對方。 仍然在公路上的, 跟著路生長的速度漫步, 很多恩愛的老公公老婆婆。其中一對在路上苦心的喊下來 "你們要慢慢行, 慢一點, 摔下去...不要緊, 上去再走, 不要緊的...慢一點, 不要緊..." 我明白了, 要調整, 才可以一直下去。 好不容易, 又雙雙來到公路的入口。 謹記老人的話, 起步時走得很慢, 可是一忘形, 衝了一大段, 突然腦海浮現碎片滿布的淒涼, 急著慢下來, 我們嘗試慢。但過不久又禁不住, 開始衝, 每次都及時發覺, 然後又慢。過了好幾次作出反應, 感到彼此有點疲累, 但我以為這就是調整, 有點辛苦, 但搞不好可以一直走下去。 終於他不見了, 在沒完沒了的快慢交替後, 完結之前的我們好像有點慘白。還沒到達懸崖, 卻又走到盡頭。 第三次走上這條不知盡頭會何時出現的公路,我嘗試再調整。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Because of Waa Wei who sing so well and work ...
More
Because of Waa Wei who sing so well and work so HER I am here now
Les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