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覺得要調整是因為, 曾經有過這樣的事。 我很喜歡一個人, 我們很快走在一起。用吐露港的速度, 該做的都做了, 不該做的做得更過份。起初眼中沒有一個叫盡頭的地方, 一直在公路上衝, 有把聲音叫我們放心衝。卻沒有另一把聲音, 提醒前面已經沒有路, 而在單程路上, 不可能回頭。 沒有路, 只有懸崖。跌下懸崖, 散滿一地, 發現那邊也有很多碎片, ...
More
覺得要調整是因為, 曾經有過這樣的事。 我很喜歡一個人, 我們很快走在一起。用吐露港的速度, 該做的都做了, 不該做的做得更過份。起初眼中沒有一個叫盡頭的地方, 一直在公路上衝, 有把聲音叫我們放心衝。卻沒有另一把聲音, 提醒前面已經沒有路, 而在單程路上, 不可能回頭。 沒有路, 只有懸崖。跌下懸崖, 散滿一地, 發現那邊也有很多碎片, 曾經相連的已成碎屑, 我們再也找不著對方。 仍然在公路上的, 跟著路生長的速度漫步, 很多恩愛的老公公老婆婆。其中一對在路上苦心的喊下來 "你們要慢慢行, 慢一點, 摔下去...不要緊, 上去再走, 不要緊的...慢一點, 不要緊..." 我明白了, 要調整, 才可以一直下去。 好不容易, 又雙雙來到公路的入口。 謹記老人的話, 起步時走得很慢, 可是一忘形, 衝了一大段, 突然腦海浮現碎片滿布的淒涼, 急著慢下來, 我們嘗試慢。但過不久又禁不住, 開始衝, 每次都及時發覺, 然後又慢。過了好幾次作出反應, 感到彼此有點疲累, 但我以為這就是調整, 有點辛苦, 但搞不好可以一直走下去。 終於他不見了, 在沒完沒了的快慢交替後, 完結之前的我們好像有點慘白。還沒到達懸崖, 卻又走到盡頭。 第三次走上這條不知盡頭會何時出現的公路,我嘗試再調整。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Because of Waa Wei who sing so well and work ...
More
Because of Waa Wei who sing so well and work so HER I am here now
Less

1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