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年輕時看一本漫畫短篇, 男孩說 : 「...在全國雲集的原宿大街上, 我站了整整一天, 也找不到一個比阿瞳好的女子。」(高橋陽一) 雖然明白字義, 我卻完全不明這句話的根據, 覺得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說得出口已經是不可思義, 再者, 世上不可能有一個如此出眾的人, 說話的人應該是說來把女生而已。 我在街上找了好久, 都沒有看到一個人梳 ...
More
年輕時看一本漫畫短篇, 男孩說 : 「...在全國雲集的原宿大街上, 我站了整整一天, 也找不到一個比阿瞳好的女子。」(高橋陽一) 雖然明白字義, 我卻完全不明這句話的根據, 覺得不可能有這種事發生。說得出口已經是不可思義, 再者, 世上不可能有一個如此出眾的人, 說話的人應該是說來把女生而已。 我在街上找了好久, 都沒有看到一個人梳流海和盤髻比你更好看的人了。明白, 就是如此, 只要等到剛好的一刻, 從前不懂的, 我就明白了。你曾經說過好多我聽不懂的話, 有一天, 我會明白, 一切的意思。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有個看相的習慣, 尤其是人像的,一看到便會自己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看上去覺得整體感覺和諧, 甚至會驚艷, 目光及思維被吸住, 久久不能移開, 世界好像只得我和相片兩者。回到現實以後, 還要加一句: 「嘩!真係正!」 第二類是看上沒其麼感覺, 相片好只是純綷勾勒出主角的外表, 一切都清晰得不得了, 主角的眼中是甚麼都看到。加上人人都以為大眼就 ...
More
有個看相的習慣, 尤其是人像的,一看到便會自己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看上去覺得整體感覺和諧, 甚至會驚艷, 目光及思維被吸住, 久久不能移開, 世界好像只得我和相片兩者。回到現實以後, 還要加一句: 「嘩!真係正!」 第二類是看上沒其麼感覺, 相片好只是純綷勾勒出主角的外表, 一切都清晰得不得了, 主角的眼中是甚麼都看到。加上人人都以為大眼就等於好, 更容易看他們的瞳孔, 看有多了支攝影用燈。同樣是眼睛, 可以反射出來的圖案很不一樣, 有趣。有特別圖案的眼睛, 他們的主人不像是真實的人, 反而像機器人。這種相片, 報導的是事實, 不過好像很少帶出美與和諧。
Les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