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好讓我又可以退回到殼裡去。由得血,流出後要凝固成一個人樣,很臭,我卻不能治理,因為找不到傷口。

他們今天問起你,我還答應會替他們找你。
---

今天,自從胃有點點問題以後,第一次喝咖啡,好久沒喝。
咖啡怎麼好像變成我秘密情人的感覺,就是明明喝不得,就偏朝思慕想,總是抱著願意犧牲正常生活的決心去欲望著。。。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好讓我又可以退回到殼裡去。由得血,流出後要凝固成一個人樣,很臭,我卻不能治理,因為找不到傷口。

他們今天問起你,我還答應會替他們找你。
---

今天,自從胃有點點問題以後,第一次喝咖啡,好久沒喝。
咖啡怎麼好像變成我秘密情人的感覺,就是明明喝不得,就偏朝思慕想,總是抱著願意犧牲正常生活的決心去欲望著。。。
Less

0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