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 ...
More
吃飯的時候,他們不經意的提起了你,還問起我你的事來。過了這麼久,回應差不多的問題時依然生澀,這麼久,我竟然還是不善於面對。是一個事實,它沒有被塵封起來,可我亦沒有去打掃過,在第四空間,看不到摸不到嗅不到,但它在。 有時候吱吱呀呀的帶過去,有時想說出來。「血還在流,已經發臭了,你嗅到了嗎?」好端端的聚會,沒必要變成絶地,對嗎?知道的人,會轉移話題,好讓我又可以退回到殼裡去。由得血,流出後要凝固成一個人樣,很臭,我卻不能治理,因為找不到傷口。 他們今天問起你,我還答應會替他們找你。 --- 今天,自從胃有點點問題以後,第一次喝咖啡,好久沒喝。 咖啡怎麼好像變成我秘密情人的感覺,就是明明喝不得,就偏朝思慕想,總是抱著願意犧牲正常生活的決心去欲望著。。。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看了很多遍梁文音唱”花香”那一段, 很感人, 而且感受到當時他被pk掉, 兩年前觀眾的情緒, 節目到這, 自成一個故事, 我想當初節目好原因除了參賽者本身歌唱功力, 就在這兒, 如果沒有比說故事更好的造法, 就把故事說完。 另外, 看了很多次是因為總是不明白黃小琥的說話, 不明白他為何在那種情況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他沒有直接從歌者表現出發, 他說了 ...
More
看了很多遍梁文音唱”花香”那一段, 很感人, 而且感受到當時他被pk掉, 兩年前觀眾的情緒, 節目到這, 自成一個故事, 我想當初節目好原因除了參賽者本身歌唱功力, 就在這兒, 如果沒有比說故事更好的造法, 就把故事說完。 另外, 看了很多次是因為總是不明白黃小琥的說話, 不明白他為何在那種情況說出這樣的話。因為他沒有直接從歌者表現出發, 他說了自己的感受。 我最近才理出一點頭緒, 可能跟我知心好友”感動”有關。 我以為, 感動可分為兩種, 第一種是純綷由事件本身(情節、畫面、聲音等觸及普遍形象意念)對觀者帶來的感動。這種感動, 眾人的感覺大致相同, 在某個層面, 有一定的客觀標準可言。 第二種是由觀者的個人經歷加諸到事件上或觀者從事件回想自己的經歷, 從而受到感動。個人化的感動(相對上述較普遍的感動), 因為每個人當看到一個情景或聽到一首歌時, 聯想起的可以是悲或喜, 而人而異; 彈性很大。 那一次, 黃小琥看完演出, 說著說著, 說到自己的事業, 但不是用來勉勵參賽者, 應該是用來抒發的, 讓我很驚訝, 當時聽不出他對參賽者的表現在分數上將會有甚麼評價。不過, 如果將第二種感動套用到他身上, 便明白了原因。 從來沒有對感動有過這樣的分類, 都怪我感動得太頻密, 沒有好好留想清楚。二者當中, 第一種出現次數較多, 可能跟經歷多少有關, 或是對過去我太有選擇性地裝載; 又或者我總是遇見美好的事物。分門別類只是難得想到一個答案, 亦難得有興致寫出來, 並非要辨論那種感動最感動、最對人的心理物理有影響。兩者在我看來完全沒有比較的可能, 兩種感動來到我面前, 它們都是可以引起一波波情緒的感動, 我都會好好去感受。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