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是夢 清晨才睡,不到四小時,瑪烈達醒了。不過是夢,一個悲傷得讓激動到醒,醒了以後,仍然想哭的夢。 裡面有一個正是瑪烈達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人。他該覺得高興,為何只感到心痛,夢中來不及哭,所以就留給夢外的世界。痛是真的,之後的淚也是真的,唯一不真實的是那情節。 那兩個人在草地上走,要走到一個場館,有個人在那 ...
More
是夢 清晨才睡,不到四小時,瑪烈達醒了。不過是夢,一個悲傷得讓激動到醒,醒了以後,仍然想哭的夢。 裡面有一個正是瑪烈達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人。他該覺得高興,為何只感到心痛,夢中來不及哭,所以就留給夢外的世界。痛是真的,之後的淚也是真的,唯一不真實的是那情節。 那兩個人在草地上走,要走到一個場館,有個人在那邊負責帶給人歡樂,私下再難過,踏出去便得放下一切不應該有的情緒,所謂專業。眼看他無力得要倒下去,另一個就人輕輕的挽著他,默默地,也不敢直視,因為被看到軟弱的一面是他所不能接受的。走著走著,瑪烈達挽過去的手,感覺有溫熱的水滴在上面,一滴兩滴,便停了。 好像知道甚麼,又不肯定是甚麼。 他心內的人不是瑪烈達,瑪烈達還是可以支持他走過一段路。不是小白菊,不可能是小白菊的瑪烈達,至少我可以是送他小白菊的那個,說得堅定。 然後他站定,收起自我,踏出去,帶著他的小白菊手環。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好人壞人 母親說過,如果想找好人,就要先把壞人找出來,因為壞人的身邊總是會吸引很多好人。導致瑪烈達常常陷於兩難。當遇到好人,會不會附近就有壞人;當遇到壞人,還要不要走過去。世界怎麼這樣複雜。 又長了點,瑪烈達問母親。為甚麼好人非得要在壞人身邊找呢?簡單一點,直接找好人出來,就可以避開壞人。一定可以的,一定有不用拿壞人才能找出好 ...
More
好人壞人 母親說過,如果想找好人,就要先把壞人找出來,因為壞人的身邊總是會吸引很多好人。導致瑪烈達常常陷於兩難。當遇到好人,會不會附近就有壞人;當遇到壞人,還要不要走過去。世界怎麼這樣複雜。 又長了點,瑪烈達問母親。為甚麼好人非得要在壞人身邊找呢?簡單一點,直接找好人出來,就可以避開壞人。一定可以的,一定有不用拿壞人才能找出好人的方法。 後來才知道,母親說給他聽的,是個童話故事,重點不是如何找好人和壞人。 只有童話中的世界,才有好壞之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討好 托地產經紀找了一幢獨立房子,後園用來種小白菊,分好時區,這樣每天都有鮮的小白菊可以摘下來。自己種就不用限定時間去買了,百圖就可以每天都收到小白菊,收到小白菊百圖的嘴角就會微微上揚。瑪烈達這才知道,開心原來很簡單,只要肯,肯去討好。 瑪烈達知道世上有小白菊,一直覺得小白菊很俗氣、欠缺個性,到處都可以見到。跟小白菊有交集,怎麼可能,不會有 ...
More
討好 托地產經紀找了一幢獨立房子,後園用來種小白菊,分好時區,這樣每天都有鮮的小白菊可以摘下來。自己種就不用限定時間去買了,百圖就可以每天都收到小白菊,收到小白菊百圖的嘴角就會微微上揚。瑪烈達這才知道,開心原來很簡單,只要肯,肯去討好。 瑪烈達知道世上有小白菊,一直覺得小白菊很俗氣、欠缺個性,到處都可以見到。跟小白菊有交集,怎麼可能,不會有那一天的,三十年來都這樣覺得。瑪烈達並不是覺得自己很特別,但應該不會普通到要跟小白菊相交的程度。 直到百圖的小白菊出現,小白菊換一個身份。作為瑪烈達和百圖之間的連繫,小白菊是也是用來討好的手段,百圖慢慢習慣每天收到瑪烈達送的。可喜又可悲的是討好是唯一的圖徑,讓瑪烈達的圓圈向百圖的圓圈靠近。 瑪烈達、小白菊跟百圖這三者,由討好連起,設定了施者受者工具的角色分配。卻沒想到,後來瑪烈達被小白菊討好,逕自欣賞起來。如此的轉變,是一個圓圈靠近另一個圓圈的里程碑。 討好就到這兒,故事其他的發展就與其沒有關係。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