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A 原來會不捨 一心想過去把A殺死 所有預計的事都做完了 我以為A會死去 現在A還是好端端的 可以從心的任何角度看得到 A的模樣 好多變的好多A 讓我下不了手 還是未到下手的時候 現在還是很不捨 靜下來 去將A重新定位好了, 呼~ -------------------------------- B 段落 ...
More
A 原來會不捨 一心想過去把A殺死 所有預計的事都做完了 我以為A會死去 現在A還是好端端的 可以從心的任何角度看得到 A的模樣 好多變的好多A 讓我下不了手 還是未到下手的時候 現在還是很不捨 靜下來 去將A重新定位好了, 呼~ -------------------------------- B 段落 B的出現和消失, 跟霎時衝動的出現和消失同步。 整整的,短短的三個月,從零到一百,又從一百回到零。B不能相信當初的山盟海誓,會無聲無息的瓦解。曾想要伸手抓緊,到頭來,不管握緊拳頭或打開,還是甚麼都沒有。失憶?還是沒有進入過記憶內。 B的出現和消失,在我的世界,的確,有點記憶。 記得,剛開始時的和那些盟誓; 不記得,它們怎樣消失。一天醒來,昨天的我已經不見了,夢中可以發生過甚麼,其實可以發生甚麼。從夢中醒來,在意識中,我和B就再沒有關係。 ---------------------------- C 同一條路 C在B之後, 遇到A, 不, A在之前, 其實有遇到了D B和D都叫C心動, 產生不能抵抗的衝動 那種衝動, 在說, 你不可能、不會再遇到一個可以令你同樣心動的女孩了 然後過了不久, 先是說話的消失, C的心內, B和D都不見了 又留下了C, 苦苦追問 上一個和上一個, 究竟是甚麼 但是又很容易, 下一個和下一個又會跑出來 來了現在的A 在衝動存在的同時 C害怕的從來都不是可能受的傷 只是過了太多次 只是覺得厭倦, 還要來多少次 這樣的路, 要走多久才會變不一樣 給A, 可否從此就不一樣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