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工作遇上對方都不知道自己不可理逾的事, 我惟有惟有惟有這樣, 也不是吞不吞下了甚麼, 好像應該有點火氣, 但又覺得火氣這回事, 是難得的衝動, 應該用在更值得衝動的事上。火氣轉移就這樣完成, 還蠻自然的, 已經像呼吸。

又喝了咖啡, 老火湯煲出來了。味道都融在一起, 看得出的湯料, 嚐不出的味道。

默默細數, 距離2021年, 還有多少年。我會生存著, 等待一個為了自欺而定出來的限期。三十六個劉若英的"我等你", 在等啥啊? 好像只好等, 期間該做甚麼好? 生存就是是虛無的等待, 給你一個兩個三個理由, 好不。

給我好多理由, 讓他們勢均力敵, 拉出個平衡, 就健康。要一個這樣的健康, 記得不要讓皮被割破, 看到皮下的真相, 下半輩子打算怎樣過。

小巴上, 紅了眼眶, 數數看, 還有很多個”我等你”。


5/3/2009 BY 國王 WHEN 順子/不再想念
在這城市裡, 我堅持的相信, 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 想著同樣事情, 懷著相似頻率, 在某站寂寞的出口, 安排好了與我相遇
工作遇上對方都不知道自己不可理逾的事, 我惟有惟有惟有這樣, 也不是吞不吞下了甚麼, 好像應該有點火氣, 但又覺得火氣這回事, 是難得的衝動, 應該用在更值得衝動的事上。火氣轉移就這樣完成, 還蠻自然的, 已經像呼吸。

又喝了咖啡, 老火湯煲出來了。味道都融在一起, 看得出的湯料, 嚐不出的味道。

默默細數, 距離2021年, 還有多少年。我會生存著, 等待一個為了自欺而定出來的限期。三十六個劉若英的"我等你", 在等啥啊? 好像只好等, 期間該做甚麼好? 生存就是是虛無的等待, 給你一個兩個三個理由, 好不。

給我好多理由, 讓他們勢均力敵, 拉出個平衡, 就健康。要一個這樣的健康, 記得不要讓皮被割破, 看到皮下的真相, 下半輩子打算怎樣過。

小巴上, 紅了眼眶, 數數看, 還有很多個”我等你”。


5/3/2009 BY 國王 WHEN 順子/不再想念
在這城市裡, 我堅持的相信, 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 想著同樣事情, 懷著相似頻率, 在某站寂寞的出口, 安排好了與我相遇
Less

0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