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本來想打「關於音樂」,想深一層,對音樂明明無知識可言,一直都只停留在聽歌的部份,說「聽歌」就好了,心裡也踏實一點。 聽魏如萱唱歌,程序是由香格里拉。。。 才到甜蜜生活的(那是因為固執的要聽CD。。。),再到泡泡,再到你管子看其現場表演,因為他都唱很多別人的歌,所以知道他聲音並不只是那種甜蜜的,也可以高亢。。。 一直以來,相信因為有可能 ...
More
本來想打「關於音樂」,想深一層,對音樂明明無知識可言,一直都只停留在聽歌的部份,說「聽歌」就好了,心裡也踏實一點。 聽魏如萱唱歌,程序是由香格里拉。。。 才到甜蜜生活的(那是因為固執的要聽CD。。。),再到泡泡,再到你管子看其現場表演,因為他都唱很多別人的歌,所以知道他聲音並不只是那種甜蜜的,也可以高亢。。。 一直以來,相信因為有可能性和選擇,世界才會多姿多采,不然人人都只做被認為是最好的事,那會很悶吧!可能性和選擇這想法,明確的打入心底是因為那時中哲一(?是嗎?:P),教仁的可能;再推早一點,那是中學時學經濟或地理(我最討厭的SECTION C)時,開始接觸:在牽涉人類活動的任何模型內,再精密計算,都不能忽視人類非理性的思維(如生意人因為想留在居住地而不考慮到外地發展,賺更多的錢,這和在商業活動的眾多模型中,以得到最多的利益大前提相違)所導致的影響。 就好像魏如萱(硬要打全名~!),明明可以唱大眾聽了都會跟著唱的歌或秀歌唱技巧的歌(可能性),但他先選擇了一條小步道去走(選擇)。其實還有很多相似的歌手存在,很高興他們都有想法,做了自己的選擇。 看到這點,便覺得應該就近幾年對主流香港歌(以下簡稱香港的)抱放棄(偶爾唾棄)的態度檢討一下。究竟是我戴了有色眼鏡,還是那堆歌真的糟了點?真切的感覺是,當我一直聽台灣的歌(主流也好,小眾也好),突然聽到香港的,便有聽到噪音或懶得聽進腦袋的感覺,這樣的反應讓我覺得恐怖。 我懷疑,會不會是香港的歌星只是選擇唱成這樣,或創作人選擇交出這樣的作品,即是他們其實可以造出我偏愛的那種類近台灣的音樂,只是選擇了跟我偏好不同的方向而已?假如答案是肯定的,我便不應再抱這樣的態度去看待它們。問題是,我應該排除答案是肯定的可能性嗎? 結論是,我沒有辦法去排除,不過我也不能證明他們真實的狀況。。。Orz,但香港的歌真的有點不合聽,我會等,等有一天聽到合聽的,請各位向我推介啦~ 這篇整個就虎頭蛇尾嘛。。。-h-"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