坷塔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如果不是外界的廣播及與別人間的話題說起, 我早已忘了愚人節。愚人節是個可以開玩笑的日子。玩笑是被允許的, 如果玩笑沒有成為真實。 於是過了2003年的4月1日, 我再沒有遇見過愚人節。 我不是張國榮的迷, 不過那一天, 是一個開始, 我開始認為, 有些事, 再怎樣用可笑去包裝, 都不再可以笑。
More
如果不是外界的廣播及與別人間的話題說起, 我早已忘了愚人節。愚人節是個可以開玩笑的日子。玩笑是被允許的, 如果玩笑沒有成為真實。 於是過了2003年的4月1日, 我再沒有遇見過愚人節。 我不是張國榮的迷, 不過那一天, 是一個開始, 我開始認為, 有些事, 再怎樣用可笑去包裝, 都不再可以笑。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