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胡酒鬼,我們相識將四年,卻覺相遇該是在上輩子。
我望住她對著教室後面成50個locker,給她鑰匙,讓她幫我找配對的櫃子。
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個鑰匙配哪個櫃子,可不可以麻煩你一起開櫃?”
它:“……哦。”
我:(這人真nice。)
它:(這人有病。)

愛靈媽媽,也將四年,比媽媽更像媽媽。
那日我轉學插班,覓食的路上遇到她和一群人,我望著她,她也回望我,對望很久。我笑她也笑。兩個人可能就發電了,然後生米也被電熟了。

丹尼爸爸,可能比起上面兩位晚幾個月,他來時我經已穿起大衣,初見他以為是女仔。但因為同樣是插班生,所以是我主動搭訕,邀他去canteen食飯,後來熟絡後他和我說,因為那次,他以後死都不去canteen。多善良的爸爸,沒有當面傷害我。某種程度或角度上來講,他是我靈魂的雄性版本。

EJ,六年了六年了。那年暑假高中一年班的開學日,她便是我同座。
我:(好不容易確定自己座位)“你好呀。”
它:“你好~”
我:“今天要幹嘛?”
它:“交學費和午餐費和學雜費。”
我:“啊?可是我什麽都沒有帶耶。” 轉頭給媽媽打電話
它:(那你來幹嘛…)

康老逼
它:“你有msn嘛?”
我:(心跳)“有、有呀。”
它:“告訴我,我回去add你。”
我:“好的,是*******。”
結果它完全沒有add我。

Erin最久了,比EJ還久,久到我都忘了。只記得最初我連她名字都叫錯就對了。
她:“不知道去哪找會打鼓的人。”
我:“哪種鼓?是這樣嘛,嘭嘭嘭吧吧…”(手作勢打鼓)
她:“太好了!跟我來。”拉我就跑。

同范狒狒,她基本跟哪位都會熟,還過頭。那時她和我們成班女仔在討論很H的話題,我突然很誠心地講咗一句說話,雖然我現在非常後悔。
我:“你很像我在看的某漫畫女主角耶!那天看到你在溫書,很安靜很像她。”
她:“是噢,叫什麽漫畫,怎樣的?吧啦吧啦吧啦…”
cc:“其實很多人都說我像張燊悅。”
大家:……
胡酒鬼,我們相識將四年,卻覺相遇該是在上輩子。
我望住她對著教室後面成50個locker,給她鑰匙,讓她幫我找配對的櫃子。
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個鑰匙配哪個櫃子,可不可以麻煩你一起開櫃?”
它:“……哦。”
我:(這人真nice。)
它:(這人有病。)

愛靈媽媽,也將四年,比媽媽更像媽媽。
那日我轉學插班,覓食的路上遇到她和一群人,我望著她,她也回望我,對望很久。我笑她也笑。兩個人可能就發電了,然後生米也被電熟了。

丹尼爸爸,可能比起上面兩位晚幾個月,他來時我經已穿起大衣,初見他以為是女仔。但因為同樣是插班生,所以是我主動搭訕,邀他去canteen食飯,後來熟絡後他和我說,因為那次,他以後死都不去canteen。多善良的爸爸,沒有當面傷害我。某種程度或角度上來講,他是我靈魂的雄性版本。

EJ,六年了六年了。那年暑假高中一年班的開學日,她便是我同座。
我:(好不容易確定自己座位)“你好呀。”
它:“你好~”
我:“今天要幹嘛?”
它:“交學費和午餐費和學雜費。”
我:“啊?可是我什麽都沒有帶耶。” 轉頭給媽媽打電話
它:(那你來幹嘛…)

康老逼
它:“你有msn嘛?”
我:(心跳)“有、有呀。”
它:“告訴我,我回去add你。”
我:“好的,是*******。”
結果它完全沒有add我。

Erin最久了,比EJ還久,久到我都忘了。只記得最初我連她名字都叫錯就對了。
她:“不知道去哪找會打鼓的人。”
我:“哪種鼓?是這樣嘛,嘭嘭嘭吧吧…”(手作勢打鼓)
她:“太好了!跟我來。”拉我就跑。

同范狒狒,她基本跟哪位都會熟,還過頭。那時她和我們成班女仔在討論很H的話題,我突然很誠心地講咗一句說話,雖然我現在非常後悔。
我:“你很像我在看的某漫畫女主角耶!那天看到你在溫書,很安靜很像她。”
她:“是噢,叫什麽漫畫,怎樣的?吧啦吧啦吧啦…”
cc:“其實很多人都說我像張燊悅。”
大家:……
Less

1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1)
幾時返呀女??

francesca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