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oko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3號是重型和朋克專場,我等老年人為了身心健康就不自取滅亡了。 蹓躂著去後海,半路在北海公 ...
More
3號是重型和朋克專場,我等老年人為了身心健康就不自取滅亡了。 蹓躂著去後海,半路在北海公園門口喝瓷罐酸奶,荷花市場荷花尚未上市,不過zuo店還是兩年前的zuo店。 三個女人繞了大半圈終于支持不住倒在一家zuo店門口,喝了難喝的鮮搾果汁,吃了難吃的咖哩炒飯,終于忍受不了《xx之上》作爲店堂音樂對於意志的考驗。 竟有人在湖裡玩起舢板,我們揣測良久,是鍛煉肺活量來了麽,敗了。。 跟vivi老白約在銀錠橋碰面,然後在傳説中的小展的搖籃贊助了一百多塊錢,然後去胡同披薩喝水上厠所。 之後順著煙袋斜街逛,小某老白吃爆肚,我們買繡花鞋,moka一雙vivi一雙我一雙,真好看。 再後來晃悠到南鑼鼓巷,路過鐘鼓樓時小某怎麽也想不起第一句是怎麽唱的了嗯。 從南鑼鼓巷出來,老白和vivi一路睹物思人順道彼此懷念下革命階級感情,然後我們立即直奔主題徑直殺去新疆駐北京招待所瞻仰慕名已久的大盤雞和柳條穿的羊肉串兒=v=好好呲喲~ 最後看MIDI的同學們都囘來了,就一道約到南鑼鼓巷,我們偷帶了瓶紅酒上露台。 事實證明我玩色子純屬閙笑話nia,單純比大的遊戲糖擲一個1一個2我竟能擲出兩個1來~同學們這也是需要技術的。。。 再玩規則更複雜的腦子明顯不夠使,小卡跟我一組對糖,開過酒吧的守望大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一出手幾個囘合就把糖給滅了。。濕濕碎咯=_=||| 忘了淩晨幾時散的。 打車囘蓮舍的路上北京睡了,沒有國產壓路機的聲音,他有一個巨大沉靜的睡眠。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