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nLey*hypo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醒了,事實上是「夜晚」離我好遠好遠。 朝露的濕氣輕輕喚醒呼吸,夜來香的味道還沒散去,我撥弄著幾根麻雀的叫聲,看著清冷 的空氣變成風。 很亮,倒不是因為陽光,而是徹夜未歇的日光燈喘息的抗議。 可我的自私任性,即使是虛偽的亮光也好,就請它再辛勤的工作著吧。況且,窗外的光線 ,尚無力量趕走房間裡的漆黑與孤寂! 我開始坐著靜數流水 ...
More
我醒了,事實上是「夜晚」離我好遠好遠。 朝露的濕氣輕輕喚醒呼吸,夜來香的味道還沒散去,我撥弄著幾根麻雀的叫聲,看著清冷 的空氣變成風。 很亮,倒不是因為陽光,而是徹夜未歇的日光燈喘息的抗議。 可我的自私任性,即使是虛偽的亮光也好,就請它再辛勤的工作著吧。況且,窗外的光線 ,尚無力量趕走房間裡的漆黑與孤寂! 我開始坐著靜數流水似的秒針,像個沒有清醒的夢境,有時那麼遙遠,卻又常感到就在手 心裡捏著。 下床,打開冰箱。冰箱裡鵝黃的燈光,將冰水蒸發了些,卻依舊燙傷了我的喉嚨。一陣嗆 鼻的蒼涼拍打著奔騰的思緒,很冷,很疼,帶酸。 惺忪的光線叫醒了窗櫺,匠氣毛玻璃更慘白了,一天來臨。 我的清晨,又將是一個夜晚的開始。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